自由线条之灵动融入空间

日前,在国立现代美术馆举办的展览Jinnie Seoc的装置作品《游仙词》,充分体现作家对东洋画有着很大的关心。通过三维空间体现了已深入画中,并在其中逍遥的作者的欲望。



画,特别是东洋画的乌托邦空间是让观众成为画中的小人物,在画中散步。基于实景和观念的东洋画,画幅再小也有着充分的时间和空间,以足以感受有限中的无限。为了在三维空间实现这种潜在的时间和空间,装置美术家要经过与画家不同的另一个过程。对Jinnie Seoc而言,这一过程是通过确定、组合、构建作品的结构要素的方式实现的。在东洋画中,一般是通过对正在移动的人物的反复描写,暗示移动的时间点。原来在这个空间里的人物,被安排在那个空间里的空间差异,是通过时间差告知。在画中散布的人,在凌晨时分出现在画的前景,而在傍晚时却要从画的后景移动到画面之外。Jinnie Seoc,在实际的空间中表达这种画中想象中的移动。这是因为她想消除绘画作品中感受的郁闷感受。 Jinnie Seoc的作品基本以素描为基础。自由的线条,不仅摆脱了再现的束缚,而且动中有着时间性。就像作家那小小的画本里一望无际的屏风一样,不知从何处开始,走向何处的无数个线条,形成了各种奇妙的形象和空间。画和雕刻作为最普遍的美术形式,只考虑空间样式的时候,装置艺术要通过线条的移动起着开放原本闭塞的空间的作用。并且,基于素描的绘画不单单是一层,并且每层之间的空间都具有丰富的潜在性。作家并未拘束于画布这一小小的平面,而把全部空间作为画布创作作品。这就是从一个画家到一个装置美术家的演变过程。作者是在通过装置美术,将潜在于内部的时间和空间变为现实。因此,她的作品,使观众散步在画中,唤醒时时刻刻迎面而来的知觉体验。

<Red Chamber>, Jinnie Seo, Wall Drawing(House Paint, Charcoal, Chalk on Wall)&Paper-cut Installation(Acrylic on Paper), 2004

最近的作品《游仙词》,把韩纸炕油纸卷成立起来,就像一座山。然后,再用透明的硅胶线编塑料吸管,当作云彩悬浮于空。自然或以自然为基础的艺术转变为一种舞台演出,就像作品《游仙词》,Heean Kang的山水画是从许兰雪轩的诗句中得到创作灵感的。实际上,Jinnie Seoc不把自己的活动舞台局限于美术界,还曾参与过舞台设计或歌剧服装的制作。在这次作品中可看出东洋画的即兴,这就是与过去的作品的不同之处。用吸管做的四角形大大的云彩是利用从12米高的天棚到观众头上的空间,垂满各种复杂的剪影而成的,而将卷好的韩纸炕油纸用磁铁固定的每一个断面,又有各自的特点。 在作品《游仙词》,几何学必须包含有机的属性,才能使纸和吸管这种平凡的日常材料成为山水的要素。因此,有点体积的直线型物品成为没有界限和棱角的云彩,而传统的地面装饰材料则可以站立着把自己原有的浓香散发在空间。用韩纸炕油纸与吸管创作的另一幅山水画,通过选择和组合作品的各种结构要素,实现了其扩张性。

<Wandering Still>, Jinnie Seo, Hand-woven Translucent Plastic Straw
Structure&Hand-made Korean Rice Paper, 2015

几何学的抽象画表达的不停的移动

十多年前发表的作品(2003年画廊Sagan,2004年brainfactory),创作出了通过将几何学或有机的线条组成的绘画层,一个一个予以分解后,挂在空间的效果。Jinnie Seoc的几何学中内含有机性,而有机性里又含着几何学。这是生命和艺术的共同属性。把红色或蓝色系列的纸裁剪后设置在空间的作品,让我们不由地想起画家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的晚年作品-用剪纸创作的素描,既单纯又强烈的作品。它超越平面发扬为环境。 作品中,蓝色系列的作品散发着冰凉的几何学理性,而红色系列的产品则散发着跃动的生命的气息。二维空间和三维空间之间的转换是由画与剪之间的悦动的互换性引起的。Brainfactory期间的作品《Red Chamber》(2004),作品的要素都跑到三维空间,所以墙并没能起到合理的作用,因此用壁画装饰了墙。美术馆的内墙,就像荡漾在血管里的红细胞。 就像画,抽象语言的能量最大的作品中,观众处于冰凉或温暖的环境。最近的作品中,只不过是把有机的或几何学的抽象画转变为山水画而已。素描的空间变化,创作出了用全身感知的移动的各种视角。1994年定居在韩国以来,Jinnie Seoc仍然在全世界各地创作作品。因此,她的作品中深深表达了移动。除了作品,在她的简历中也可以看到移动。为了学习造型艺术,Jinnie Seoc还学习了生物学专业。 生物学背景表达为作品中重视时间性这一点。从生到死的生命,其意义是通过时间实现的。它再不是装置美术这一固定观念,而是通过实践重视经过的观念。它关注的并不是对现有的再现,而是每个瞬间都在新发生的。 小时候,Jinnie Seoc经历了与母亲的反复相逢和离别,所以她很喜欢像机场这样的过渡型的空间。她还喜欢漫无目的行走,直到迷路。2009年在MONGIN艺术中心举办的展览,用彩虹隐喻了只能看不能抵达的无限的过程。这是用直线或曲线金属区划空间,像迷宫一样使观众彷徨的作品。通过作品,作者表达了不注重到达目的地的捷径,而想拥有过程的态度。 作者在作品中设置了看不见的路,让观众散步在此。这些作品,同时也是对压抑我们身体的现代文明的对策。现代人在公寓等闭锁的空间,从事同样的工作,度过同样的余暇。特别是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事实上人们在无形的监狱里只动着眼睛和手指。现代人最需要的是肉体感觉的恢复。Jinnie Seoc的装置作品,激活了肉体上的知觉。


  • 编辑 尹蓮淑
  • 文字 李仙英(美术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