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古代美人学习

犹如横卧的新月般眉毛下,大小适中的眼睛斜视某处,清澈的瞳孔与轻撇的嘴唇虽然脆弱却极 有气派,圆圆的脸蛋和灯光……。在纸张上映现出的柔软的轮廓,象牙色的脸庞毫无瑕疵。



这是画家蕙园的作品《美人图》刻画的美人。画家蕙园描绘了当代许许多多女性的面貌,其中最为有名的,也是韩国人普遍承认的传统的美女就是《美人图》中的这位美女。虽然岁月流逝,她的美丽却并没有褪色,亮白的肌肤依旧在吸引着我们。不说也能看出来 对衣裳褶皱的细致描写,是为了体现了性感美。如雪一般亮白的肌肤,如花朵般的脸,用“雪肤花容”形容她一点也不夸张。突然有些好奇,寒冷刺骨的冬天,古代美人是怎样守护那般美丽的肌肤的?一到冬天,肌肤变燥,这应当不只是我们当代人的愁苦。汇集宫内各种医疗经验的《经验方》中有与“燥病”有关内容:因体内的浆液不足,肌肤失去光泽,变粗糙,发痒。书中还记载这种症状可以通过舂山药、细致碾好银杏、牛奶,补足体内的浆液,以及地仙煎等处方来解决,可见宫内的女人曾经也因干燥的肌肤而操心。也可以看出,我们的祖先为让身体找回平衡,善于观察体内不足或者过多的成分的智慧。有记录显示他们把肌肤当做展现健康与灵魂的窗口,肌肤出现问题时,他们会专注于稳定自己的心情。

丝绸粉色穗子缠上金色花边,华丽富贵;使用玉和珍珠等材料设计的 “小庭园”胸针--Minwhee Art Jewelry

那我们继续看一下古人是如何在干燥的冬天保持肌肤湿润的吧。所谓的面药相当于今天的保湿霜,《闺合总书》中详细记载了面药的使用方法,即“面纸法”。“冬天脸部会变粗糙,如果把三个鸡蛋放在酒中,严密封锁好,四周之后取出再抹到脸上,肌肤会变得如玉般润滑。猪足油加槐花抹在肌肤上,可缓解脸部和手上因干燥起皮出血现象”。另外,书中还记载芝麻、苏子、棉籽油抹在肌肤上会让肌肤更白更润滑。珍珠也用于美容,《东医宝鉴》“外形篇”提到珍珠可以去除脸上的雀斑,让脸变得更加润滑,脸色更有光亮,建议把珍珠磨碎成粉末后与乳液混合,经常抹在肌肤上。也有记载称,明星皇后也常用珍珠化妆。在这干燥、寒冷的天气里,肌肤按摩也可以帮助我们找回肌肤活力。《东医宝鉴》推荐与按摩类似的“脸部按摩法”。将两手掌擦热后, 来回抚摩额部,称“修天庭”,“热摩手心,频拭额上,谓之修天庭。连发际,二三七遍,面上自然光泽,所谓手宜在面是也。”看来,古往今来,想要得到白皙光滑的肌肤,勤奋都是第一要素。也许,爱惜自己,塑造自己也是一种个自信的体现。

曲线白瓷wooilyo,可插上一朵花的白瓷迷你花瓶是Yuri作家作品, 陶瓷小瓶是Buro。
  • 文字 閔昭延
  • 图片 李钟根
  • 芚謹可 Bureau de clau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