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于大自然的想象,蕴含传统的技法

设计师 K i m S a n g y o o n
年轻设计师的未来会比他们的过去更加灿烂,看着他就能感受到一种快乐。虽然不能随意预测他的未来,但他走过来的路向我展示他是一个方向明确,目标坚定的人。“不一味追求名牌,只追求在自己的工作室才能生产独特的产品”,在与他的访谈当中我们深深感受到这就是他的职业哲学。

设计师Sangyoon Kim的作品,总于他同行。 这就是本期刊封面上的荷花照明、山峰,隐喻山峰等高线的茶杯和茶盘

一般人不太了解“空间设计师”这一职业,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吗?
建筑物建成后,总会形成这样那样的空间。而空间设计师的工作就是设计打造这些空间。我们的工作不仅包括室内装饰,照明、家具等诸多内容也是我们工作时要考虑的对象。举个例子,制作《雪花秀》封面上的照明也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参加“VENICE DESIGN 2016”活动认识的纽约的一名厨师说,他是以各种食品为题材做设计、著作的人,那一刻我的观念束缚完全被打破了。


经营摄影室的同时从事设计工作一定不是很容易的事吧?这确实是一个现实问题。
完成一个作品至少需要三至六个月。如果我作为设计师只专注于设计,公司的经营必定出现问题,为保持平衡必须合理分配工作。在这过程中我发现,韩国的产业结构很落后。目前,对技术人员的社会偏见和结构上的矛盾阻碍了“现代版匠人”的培养。因为即使是制造很小的产品,也会反复出现误区,存在沟通上的问题,所以很难。为 了制造出可以称为“作品”的产品,需要完美的收尾。而现实中,却困难重重。如果这些问题得以解决,原来需要六个月的工作,就可以缩短很多。


您是怎样开始与传统匠人合作的呢?在此过程中,您的感触是什么?
我在成立现在的摄影室之前就一直与匠人合作。确切的讲,我从最开始就与匠人合作。我在PAIKSUN DESIGN工作时就与各位木匠一起制造具有韩国风格的家具,亲身感受了韩国独有的美丽。我把在那里感受到的价值,也就是韩国独有的魅力,作为我们摄影室的特色。但是这种合作也是一把双刃剑,重新挖掘几百年来传递下来的祖先之精神、制造方式,是很大的快乐,但是因为各自习惯于不同的工作方式,在沟通上很难避免出现问题。所以说,我们的合作并非那么容易,但是一起解决问题的过程很有意思,也很有意义。


给我们介绍一下封面上的照明?看照明的中间,您能联想到什么?
可以想到圣诞节水晶玻璃球。在此基础上,我们加上斜线木头底座和和荷花瓣灯罩,创造出了这样一个作品。荷花花瓣上附着的韩纸被照亮后,会出现非常神奇的反射。为了制作这个作品,我们要解决许多难题。把玻璃球做的更薄、确定金粉的厚度和大小,这些工作没那么简单。而且为了准确把握喷射金粉的时间和量,制作内装的电路也都要花相当多的时间的辛劳。

在他的手里,自然与在传统被赋予现代的美丽,显得更加活跃。
月光下的面貌,兰草上挂着的月亮等,这些东方的美感,得以以现代的方式表现出来。

普通人很难有机会欣赏或收藏匠人的工艺品。
如果我们继续这样合作下去,那些工艺品可能更容易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空间。我们的目的是生产蕴含传统匠人的手工和精神,且能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产品。比如说,与Jingyeong Yoo木匠合作制造的《森林展柜》来自这样一个灵感:为了给珍贵的客人一杯茶,从森林中找出深藏的珍贵的杯子 。虽然我们采用了传统技法,但是为了避免让四方桌子等富有男性意义的感受凸显出来,我们下了很大的功夫。因为我们的产品不追求观赏,而追求日常享受。


很想知道您的作品是从哪里得到灵感呢?
“作品”,“灵感”这些词汇有点太高。我觉得用“产品”来描述更为合适,而我的想象力都来自大自然。我的作品中有一个叫做《流梦》的烙竹照明,是用烙竹刻出大麦纹样做成的,我的很多作品都这样,用月亮、花等自然为题材。


那您认为把那些想象具体化的最适当的方法是与传统的结合吗?
有一定的作用。但更重要的是我想制造只能在韩国制造的产品,而不是国外产品的简单复制。虽然在生产过程中可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从长远的角度来讲,我认为我们的选择绝对没有错。.


最后,可以简单介绍一下您未来的计划吗?
没什么贪心,就是想同时搞好产品开发与摄影棚运营,能够构建少走弯路、更加完善的生产体系。未来需要“想象”的事儿太多了。

  • 文字和采访 崔泰元
  • 图片 全载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