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精良的器皿

陶艺师 金奎泰
他是一位一心一意尝试自己所能容纳的造型变化,谨守住自我界线的陶艺师,每个月一次在跳蚤市场与大众进行沟通,是他日常生活中最朴素的快乐。当问到未来的计划,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想制作精良的器皿”,平凡的语句中透露出一些真切与异样的坚决。



您的作品中有很多透着红色的作品,请先介绍一下辰砂工艺。
简单地说,就是用金属铜显色的工艺,还原则透出红色,氧化则透出草绿色。辰砂工艺自高丽时期相传至今,有时用来表现红色果实等局部图案,因此用法有限,使用频率也较低。从审美的角度来看,也很难呈现出十分美丽的颜色,因此在中国也是一样,被称为“釉里红”的辰砂并不是非常普及。我在念书的时候,也从没听过或学过这种手法。


是什么契机开始专注于辰砂工艺的呢?
我了解到日本有一些陶瓷家采用辰砂工艺作为局部装饰手法,于是想到用辰砂手法创造出专属于我自己的独特颜色。在此之前,我主要从事一些装饰物品等装置艺术,后来开始回归陶艺本真的创作形态,就在那个时期,我认识了辰砂。虽然不能用辰砂定性我所有的创作,但确实成为我积极使用的创作手法。

铜经过氧化呈现出红色和青色的辰砂白瓷,自然的色彩变化,营造出美丽的痕迹。

将辰砂手法成功应用于作品,一定是经历了艰难的过程?
学习一种工艺技术并成功应用于作品,确实是需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和功夫。尤其陶艺作品在整个制作过程中,有一个离开陶艺师的手,在窑炉里烧制结晶的过程,因此更加艰难。即使采用同样的数据,还是会因为气压、窑内的氧气等难以预测和控制的环境因素,导致烧制出来的东西会各不相同。成功率充其量只有10-20%,非常低,这也是陶艺师的宿命吧。偶尔烧制出来的东西会出乎意料地精美,但这种没有计划而取得的成功无法带来很大的喜悦和快感。


您去年举办了以“空气”和“苹果”为主题的个展,主要讲述了什么?
从大的方面来看,就是我近期艺术创作的两个趋势。器皿是用来盛装东西的,但是我用泥土捏出形状后烧制成的器皿,无论用它来装什么,首先会装进里面的就是空气,即空荡荡的虚无。而且,如果把器皿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出来,就能够随时随地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也就是装着空气的虚无空间。表现出这种思想的作品就是《水壶》系列。


每个艺术家的作品在不同时期会出现不同的创作风格,您自己认为曾经发生过哪些变化?
有自然的变化和有计划的变化。我从今年开始不参加展览会,一心专注于作品创作,也是因为自己主动寻求变化。发生在我身上的自然的变化应该就是这些。我从十多年前就开始制作多面体的马克杯,在别人的眼中,可能都是差不多的样子,但是我经常能够发现一些变得很不一样的地方。那些不同很难用语言清楚地描述出来,可以说是一种深度吧。


用水调和泥块制成泥团,再用小刀削刮平面做出器形的金奎泰作家,他的作品重视平面的比率和比例,有一种素淡而内敛的美感。

我个人觉得,四面体水壶的器形和仿佛磨损的棱角所呈现出的色感对比非常好。
将泥土填入木框里做出四面体或六面体等器形的手法,早在朝鲜时期就已经有了。不过,我采用的是将泥土制成泥团后,用小刀往里外削刮的方式。壶体保持一样的厚度很难,一定要注意四个平面的比率和比例。其实最大的烦恼并不是辰砂的色感,而是这些问题。多面体的棱角是釉料流下来时,白土自然露出所形成的颜色。


听说您还参加地区举办的跳蚤市场。
坦白讲,一直以来我对艺术商店流通等生活瓷器的传统销售方式不太苟同,正当这时听到了那样的消息。从2015年开始,我和附近一些志同道合的艺术家们一起参加每月一次的集市,与人们毫无隔阂的零距离沟通,给我的单调生活带来了很大的活力。以前我只制作我想要的尺寸的器皿,而现在,通过这样的交流机会,我了解到了消费者想要的是什么尺寸,诸如此类,对我也是受益匪浅。偶尔也会有人请我帮他们制作各种形状的器皿。


今后还要进行长期的创作,有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
我想制作最精良的器皿。不说作品,而特别强调是器皿,是因为我觉得未来的路任重而道远。近期我也许会举办一个展览,展出《苹果》系列作品。周围有些人让我制作大型的作品、用黄金作为原料等各种建议,但是我认为脱离了陶瓷的本真,就会失去凝结的力量,因此想要专注于更加高密度的创作。虽然我时刻鞭策自己要寻求不同、寻求变化,但是也要在自己所能理解的范围内寻求变化。如果想得更远一些,我倒是有一个梦想,就是像那些老当益壮不断创作艺术精品的老艺术家们,不要太早耗尽才华,能更长久地延续创作生涯。


  • 文字和采访 崔泰元
  • 图片 全载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