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whasoo Style

Broadcaster Mi-na Son

她問了一個問題︰「你現在快樂嗎?

Mi-na Son, Broadcaster

當我知道Mi-na Son將會成為首爾School of Life分店的主管,我並沒有違和感。

School of Life 是Mi-na Son所提倡的理念的延續。她一直所作的,包括擔任新聞主播、旅遊記者及Son Mi Na & Company的CEO,全部都是互相連繫著,就如一種顏色有深淺一樣。首先,透過Sprout Lab,她將一種新的旅遊態度——休養生息取代購物,引入韓國。今年,她為15位來自弱勢家庭的青少年籌備一趟旅行。當中一位女孩告訴她家裡沒有電力供應,更說這旅程為她的生命帶來光芒。Mi-na Son聽後非常感動。Mi-na Son的廣播節目Ssaksu Dabang ,一直都經營得很理想。不少名人在節目中分享其低調的旅遊經歷,讓聽眾產生共鳴。如你細心聆聽,你便會隨著嘉賓一起同遊了寧靜的歐洲小街。另一方面,她亦透過不同方法,以旅遊為題,帶來心靈的喜樂。即將來韓國開設的School of Life被稱為成人的學校。這所學校由哲學家艾倫·狄波頓於2008年創辦,並擴展至9個城市。Mi-na Son將會成為艾倫·狄波頓的合作夥伴,主理首爾的分校。

「 School of Life不會教授任何專業的學問,而是讓你去分享情感上的所需,並教你如何去培育這些情感。課堂的題目都是我們生活上必須知道,而又難以與別人分享的。舉例來說︰如何獨處而不感到孤單?與情侶分手後如何快點復元?網戀如何能夠成功?」

這些題目都是甜蜜、獨特而基本,而且我們都十分需要的。在別處討論的話,我們會感到難以啟齒,如「甚麼是快樂的人生?」,但在這裡便可以很坦然地傾談。

艾倫·狄波頓的理念,是這學校備受追棒的原因之一。「我在被稱為全世界最好的大學之一——劍橋受教育,但當畢業時,我發現並沒有學到如何活得快樂。」他並不是唯一一個有這問題的人。這是我們今日常有,而艾倫·狄波頓曾經有過的感受。當Mi-na Son在KBS當主播時,她常在行事曆上刪除要做的事。很多人說她的人生很美滿,但她知道人生有很多不足。她很害怕這樣下去只是不斷重覆問題,所以決定離開。那時候,她問自己一個很基本卻很不熟悉的問題。「我的朋友及家人都替我憂慮。他們說當我想回去當主播時,未必有空缺給我。但我自己卻亳不猶豫,因我很努力工作,當中有超過一千個節目是我有份參與的,如我這樣努力而仍有人可以取締,那麼我是真的需要離開。」

Mi-na Son, Broadcaster

她在西班牙發現兩件事︰第一是KBS多麼的好,第二是生命不應受框框的限制,而她比較傾向於後者。

她發現即使沒有寶石在手中,生命還是充滿奇蹟,她可以自我挑戰去做任何事。後來,她成為了最暢銷的旅遊作家,由《西班牙——你是自由》開始出版一系列旅遊書,再進一步推出《誰畫Mimosa》而殿定作家的身份。要完成著作並不容易,但她都一一做到了。本來,她可以這樣地安份當個暢銷作家,但後來有一學院的記者邀請她擔任公職,去作社會的榜樣。

「當聽到時,我小心翼翼地回顧我的過去。如果我是一個廚師,現在的我手中擁有不同而獨特的材料。我旅遊時遇過很多人,所以有很多經驗可以分享。我會選擇舉辦一場盛宴來分享這些食材,而不會逐件的放在盤子上。」 
她口中的這場盛宴就是Son Mi Na & Company。透過她寫的書、Sprout Lab及School of Life,她堅守承諾去分享社會責任的價值,並成為別人的榜樣。無論她擁有多少名銜︰CEO、School of Life 的主管、作家、編輯……她仍是透過旅遊、寫作及出版來充滿生命。即使這樣繁忙,她透露即將會出版講述秘魯之旅的著作。受到歷史學家父親的影響,她十分欣賞馬丘比丘的神秘及秘魯的沙漠。事實上,秘魯對她來說是充滿驚喜的。她最近正埋首寫作一本新書,在訪問中,她說「我的心就如仍在馬丘比丘。」當我聽到她分享的故事,我也明白為什麼她邊說邊笑了。

「當身在秘魯,我不斷問為什麼這是可能的。」

「我不能相信他們將300噸石頭運上懸崖來建馬丘比丘城,不止這樣,秘魯有很多有趣的故事。例如︰高地上酒店的room service提供的有一項是『氧氣樽』。我的旅遊書會充滿這些故事。」

一切只看Mi-na Son的時間。她將於9月推出新的秘魯旅遊著作,並於10月在梨泰院開辦School of Life。她更有一個出新書的大計。雖然是透過不同的範疇,她想訴說的故事卻沒有改變。她知道如能退後一步,可以看得更清楚;去一個短程旅遊,或敲一下School of Life的門,能使人更快樂;更相信沒有人能抗拒一個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