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whasoo Style

Violinist Zi A Shin

美麗的旋律

Violinist Shin Zi A

小提琴先向我敲門

Shin Zi A在四歲時很自然地為人生開啟一扇門。在姊姊手中的小提琴,對她來說並不陌生。她讓小提琴走進生命。「在我而言,我只是接受它。我的媽媽很喜歡古典音樂,我在媽媽肚子裡時已聆聽不同的旋律,讓音樂自然地進入生命,而且我的姊姊亦有學習音樂,對我來說,音樂就如吃飯、學說話般自然。就像是我必須要做的事。」雖然如此,小提琴對她來說,是冷漠的。她需要很努力地去與小提琴親近。「我家裡的格言是『當你開始一件事,便要做到最好。』我那時很小,小提琴好像不是給我用來玩的,但我被要求做到最好。我每天都練習小提琴5小時。」起初是Shin Zi A的母親提議的,後來成了她的一部份。「當我成長時,如有一天沒有練習,我會感到很不自在。即使去親戚家渡假,我都一定帶著小提琴。只有在練習時,我才會感到自在。」當初浸沒在練習的日子,造就了今日的她。這不單為她帶來獎項,甚至是法國Long-Thibaud Concours的首席位置,她的音樂更吸引無數人心。「這工作需要很多想像力。而我需要不同的經驗來補足想像力。」Shin表演時就像在夢境中一樣。她的表情反映了音樂帶給她的喜怒哀樂。她的音樂於演奏廳裡飛翔,透過不同的情緒,為與會者訴說故事。「古典音樂並沒有歌詞,所以更細致的情緒演繹是必須的。這是亦我想像得很仔細的原因。」她的想像是即時性的。

出色的小提琴家,一早便知道同感及理解是十分重要的。而她對新事物從來不缺好奇心。

透過眼看到的、耳朵聽到的、眼前的風景、不熟悉的空氣、別人的生命、旅遊等,Shin Zi A從中吸收並發揮在小提琴表演上。這或可解釋為什麼她被稱為「受在地訓練的表演者」。「我很喜歡被稱為『受在地訓練的表演者』。事實上,我隨時隨地都可出國學習,但我認為並不需要。」她經常提醒自己要在現在的位置上做到最好。而她覺得自己做過最棒的事,是沒有浪費時間在黃金國(El Dorado) 上,因為那是不真實的。這位受本地訓練的表演者,主領K-Classic,帶來受人注目的音樂體裁。「別人對受本地訓練的表演者有一個預設,對我來說是有一定的壓力。但這些期望變成了我努力向前的動力。」目前來說,於何地受訓或於何地居住,一點也不重要。當全世界的文化都在你的手掌心中時,你的態度便變得更為重要。經常想做到最好、尋找最好,抱著頑強亦誠懇的正面態度,令Shin Zi A有今日的成就。「我的媽媽常教導我要正面思考。以前的我是很悲觀的,但當我想像自己站在舞台上時,我潛意識裡是很希望這景象會實現的。相信如我每日都過得充實的話,新的道路便會為我開啟。」

Violinist Shin Zi A

Shin經常跟自己說
「會實現的」或「我可以做到的」
而非
「我不能夠做到」或「太困難了」

潛藏在她內心的,是她堅定的相信夢想能夠實現。

Shin從不停止練習。一個小提琴家要做的,Shin都會做,不論是為了即將來臨的情人節演出還是其他表演。除了進餐外,她的所有時間都在練習,所以每次演出時她都不會怯場。「我希望別人能透過我的音樂而感到快樂。」即使Shin不斷追求快樂,但她亦知道人有不快樂的時候。所以她希望能透過音樂帶給別人快樂。Shin知道聽古典音樂能帶給別人心靈平靜。「嘗試聽多點,接近多點。聽音樂時,當聽到表演者最深層的情緒,你的心靈也會感到安慰。當你習慣了這種狀況,你就可經歷從未期望過的快樂。」她希望人生最後的表演是演奏巴哈的曲目。想像到人生的最後階段,經過高低起跌後,一定能帶來美麗且深層的表演。望著她的雙眼,我想像到她演出時的神情。由一位喜愛音樂已久的人來演奏,所散發出來的美麗是不能取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