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本昌

你與雪花秀有一個共通點︰你扭轉了韓國攝影的方向,雪花秀則改變了韓國美妝界的歷史。你亦曾與雪花秀合作。
我曾拍攝Amore Pacific Museum of Art提供的舊產品包裝設計。我很高興能把握這個拍攝機會,讓我重新演繹韓國經典化妝品牌的歷史。當我收到60至70年代的化妝品包裝時,心想︰「我好像在媽媽的化妝箱見過它們」,喚起我不少回憶。



想必你自小便對化妝品感興趣吧。
也不是(笑)。不過,父母是我跟雪花秀的另一個連繫。經過多年發展,雪花秀成為以人參為基礎的韓方化妝品牌。雪花秀已故創辦人徐成煥先生來自開城,開城高麗人參享負盛名,而我的雙親亦來自開城。開城人有一種獨特的性格,他們不喜歡受恩於人,但就樂於助人。此外,他們視信守承諾如自己性命般重要,可謂開城人聞名遐邇的營商精神。即使在日治時期,日本人亦無法獨佔開城的貿易。

<JM 08>, 具本昌,2006

許多方面來說,你和雪花秀的關係都非常特別。以藝術家的角度出發,你認為雪花秀應如何改變,以邁向未來50年呢?
大部分世界級品牌都有簡約吸引的包裝或標誌設計。全球各地的顧客都為這些設計的形象而著迷,並成為品牌的忠實顧客。雪花秀過去50年經歷的一點一滴確實精彩。「雪花秀」在人們腦海中已有一種特定形象,我希望雪花秀的形象更加深入民心,令世界更多人對這個國際美妝品牌留下好印象。



我聽說你是小說《紅梳化》的靈感來源。身為攝影師,你已經相當有名,那你還有其他夢想嗎?你最近拍了什麼新事物?
回想過去,我在臨近50歲時開展的《面具》和《白瓷》系列,現在快將進入第十個年頭了。我還有想表達的東西,所以兩個系列會再延續一會兒。過去幾年,我一直思考如何拍攝人類的共同慾望 —— 「黃金」。我打算將世界各種金色物件攝入鏡頭,如秘魯的印加文物。如我背後的照片一樣,我想用金色薄膜包裹小圓石,再拍攝成系列作品。我還有很多東西要拍呢。

我們正處於瞬息萬變的時代,任何事情很快便過時。作為一個著重物件本質的藝術家,你有什麼秘訣克服新時代的定律?
我不清楚其他領域,但在攝影這方面,我是這樣想的:即使是顧客要求的商業硬照,若只反映我的感覺和見解,那我認為作品仍未算圓滿。我要看到拍攝對象透過我雙手,在照片上變得栩栩如生,我要其他人都有這種感覺。身為藝術家,我應時刻保持沉著,維持「和諧」、「平衡」的態度,確保作品質素一致。



他們說你會突然靈機一觸,是真的嗎?
我也不太清楚。我仍不斷嘗試「光線」、「背景」和「時機」等手段,務求拍下難以言喻的影像,我亦專注於在數百張照片中找到稱心的一張。當然,我十分享受挑選的過程。我一定是為此而生,若有人因我的作品而微笑,我也會感到高興。



最後,請向我們說說你即將舉辦的展覽或計劃。
我認為自己最近有太多展覽了,所以現時真的沒什麼特別計劃,但工作總是一件接一件。由於以前博物館不太合作,我難以拍攝白瓷的照片,但現時博物館已主動邀請我入內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