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whasoo Style

演員 Cho Yeo Jeong

繪畫不完整的自畫像

Actor Cho Yeo Jeong

訪問開首,我問她怎樣表達她的人生。我十分好奇,因她的生活每天都是不同的。

這既不是一個經仔細檢查的精確描繪,也不是一個充滿美麗水彩顏料的山水畫。當一位充滿熱情的女演員在油畫布上表達她的感情與力量時,她正描繪著一幅不完整的自畫像。於17歲那年,她以模特兒的身份出道,登上過百份雜誌,亦於大大小小的電影裡出演不同的角色。她的照片在不少大型廣告板上出現。她每天都演出不同的角色,所以臉上都充滿了不同的顏色及情感。對Cho Yeo Jeong而言,臉龐不是美麗的標準,但卻是人生起伏的全景。
「我感到我不斷的在臉上畫,令自己感覺良好。這是一張演員的臉,亦是我Cho Yeo Jeong本人的臉。我相信,即使在扮演角色時,我也不能隱藏自己真正的臉。我的臉正好告訴我怎樣活著,我深深感受到我要為我的臉及我的年齡負責。」
她擁有標緻的五官,令臉部顯得很漂亮。有些人或會因此妒忌,但她的美麗有時變成了一堵阻隔了她的牆,有時又會引起別人的偏見。有時候,她會抗拒那年輕亮麗的樣子,以免別人忽略了她的努力及能力。但是在打破了別人所設定的屏障之後,她變得更加隨心,反而令至少雙倍的身邊人告訴她現在是何等漂亮。
「別人讚我漂亮時,我感到十分開心。因為我的臉其實沒有變,他們亦不是在談論我的眼、鼻及唇。這代表我的樣子在演員中不算突出,但因著某些原因,我變漂亮了。」

Actor Cho Yeo Jeong

她創造屬於自己的價值,不在於令自己變得超級漂亮,卻憑著答應自己不要變得懶惰。

作為演員,漂亮好像是很普通的一件事,但她有個別的見解。

「當你因著美貌而吸引別人的注視,這只是一種感覺——看到漂亮的事物而愉悅的感覺。所以,在這事上,漂亮的外表一點也不普通。於我至言,這是最好的讚美。更多的人看好我的演技,就是從美貌開始。」
在接受訪問前,她上了數小時的芭蕾舞堂。而投入芭蕾舞前,她也曾嘗試Pilates及Tanz Play。她創造屬於自己的價值,不在於令自己變得超級漂亮,卻憑著答應自己不要變得懶惰。她所追求的價值亦與雪花秀由內而外真正的美相似。她的電影<The Target>3年前在電視熱播。即使她嘗試冷眼旁觀,但還是看到最後,更嚴厲地斥責自己。雖然已是3年前的事,但提到幼嫩的演技,她面紅了。
「想演技更進步的這個想法,就像一個不能打開的紗球。當你解決一個問題,便開始另一個問題。你會感到正在逐少逐少的前進,但仍有漫漫長路。有一日,當我的頭髮都白了,相信我仍是在這路上。」
她仍然有成為頂尖女演員的雄心, 但所謂的「頂尖」已有所改變。她相信她能達至頂端,但不是因為其受歡迎程度及獎項,而是因為對演出的滿足。表演事業往往被形容為與自己的不斷戰鬥。當你繼續與自己戰鬥,你會遇到很多觀察你的人,他們能指出你的錯處,並指引你的前路。沒有什麼比捍衛熱愛的演出、寶貴的人、獨立及自主生活更為重要。  當得知她最近忙於表演後,我希望能快點看到她的演出。儘管如此,她臉上的滿足及明亮的眼睛,似乎是前進路上的一個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