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whasoo Style

女星 Cho Yeo Jeong

描繪未完成的自畫像

Actor Cho Yeo Jeong

訪問開端,我問她會如何形容自己的人生。答案是,沒有哪兩天是相同的,都只是畫布的一角,因為我十分好奇,最後的成品會是什麼。

這既不是一個經過仔細檢查的精確描繪,也不是一個充滿簡單卻漂亮水彩顏料的山水畫。當一位充滿熱情的女演員在畫布上表現她的感情與能量時,趙茹珍表示她正在描繪著一幅待完成的「自畫像」。17歲那年,她以模特兒的身份出道,出現在上百份雜誌,接著在大大小小的電影或電視劇中演出不同角色。她的照片也在許多廣告及看板上出現。她每天都在扮演不同的角色,臉上都充滿了不同的色彩及妝容。對趙茹珍而言,臉龐不是美麗的標準,但卻是人生戲劇性起伏的全景。
「我感覺我彷彿不斷地在臉上描繪,畫出我現在的樣子。這是我身為一位女演員的臉,但也是我本人的臉。我相信,即使在扮演角色時,我也不會隱藏我的真實臉孔。既然我的臉完整訴說了我的生命故事,我深深相信我必須要為我的臉及我的年齡負責。」
她擁有一張美麗的臉孔、標緻的五官。可能有人會無比羨慕,希望用一切換取她的臉孔,但有時她的美麗卻成了一堵阻礙她的牆,有甚至會引起別人的偏見。有時,她會抗拒展現年輕漂亮的外表,以免別人忽略了她的努力及能力。但在打破了別人設下的屏障後,她變得更加自在隨心、更加美麗。至少,如今告訴她現在比以往更加漂亮的人數倍增。
「當別人稱讚我漂亮的時候,我感到十分開心。因為我的臉其實沒有變,很明顯地,他們並不是在談論我的眼睛、鼻子或雙唇。這代表以前的我,樣子在女演員之中不算突出,但因為某些原因,我看起來更漂亮了。」

Actor Cho Yeo Jeong

她創造自己價值的方式,並非透過讓自己達到外表的美麗,而是承諾自己絕不怠惰。

作為演員,長得漂亮似乎再普通不過,但趙茹珍有自己的見解。

「當你因著美貌而吸引別人注意,這只是一種感覺。就是看到漂亮的人而有的愉悅感覺。從那個角度來看,漂亮的外表一點也不普通。對我來說,這是最好的讚美之一。更多的人喜歡我的演技,大概就是因為他們喜歡看到我的外表。」 在接受訪問前,她花了幾個小時練習芭蕾舞。而在投入芭蕾舞前,她也曾做彼拉提斯,及以現代舞為基礎的Tanz Play,對於造就她的美麗也功不可沒。她創造自己價值的方式,並非透過讓自己達到外表的美麗,而是承諾自己絕不怠惰。她的價值觀,亦與雪花秀所追求、由內而外的真實美麗相同。她參與演出的電影<標靶>在電視熱播。即便她想用超然的態度面對,但看到最後,她還是嚴厲地苛責自己。雖然已是3年前的事,但提到之前尚不純熟的演技,她臉紅了。
「希望演技精進的想法,就像一個無法解開的毛線球。當你費心解決一個問題,便馬上要面對另一個,不停重複。透過不斷的思索,你覺得好像緩步在前進,但還是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即便有一日當我的頭髮都白了,相信我仍是在這條路上不斷追尋。」
她持續著成為頂尖女演員的企圖心,但所謂的「頂尖」的觀點已有所改變。她相信她能達至巔峰,但不是因為她的受歡迎程度及獎項,而是滿意自己的演出之故。表演事業常常被形容是一場與自己不停歇的戰鬥。當你持續與自己戰鬥,你就會遇到很多貴人,會用心觀察你,能指出你的錯處,並指引你的前路。沒有什麼比捍衛熱愛的演出、身邊值得珍惜的人、以及獨立及自主生活更為重要。在聽完她最近忙於表演的分享之後,我們已經等不及、希望快點看到她的下一個精彩演出。儘管忙碌,她臉上的滿足神情及明亮的雙眸,似乎象徵著她的傑作即將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