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whasoo Style

歌手 So Hyang

比空氣更暖的光,比光更馥郁的氣息 – 我的歌

Singer So hyang

單憑著歌聲,素香在舞台上發光。她閃耀的聲線混合著與空氣中的微粒,進入每一位聽眾的心中。

她的聲音點亮了某些聽眾的心,又猶如永恆寶石,在另一些人心中燦爛閃耀。連續6星期在《蒙面歌王》節目中保持領先,素香證明自己歌后的地位。《蒙面歌王》是一個讓歌手隱身於面具之下的歌唱比賽。事實上,她一開始是拒絕參加這個節目。
「我不肯定戴上面具後是否仍能唱歌。嘴巴被遮掩著唱歌,聽起來就不太可行。我收到邀約自然是感到很榮幸,但要接受這項提議卻很難不遲疑」後來,她陷入低潮,然後決定要接受挑戰來克服低潮。
「我感覺虛弱無力,所以對聲音亦失去信心。我唯一擁有的就是歌聲,所以我覺得自己失去了一切。我依然唱得很好,但只有我自己知道已經遇到瓶頸。」她在沒有計劃的情況下買了機票飛去紐約。沒有人注意到這個小小的變化,因為大家依舊沈浸在她的美妙歌聲裡,但對她來說卻是大事,因為她曾考慮要結束從事了20年的歌唱事業。當素香在19歲時第一次手握麥克風唱歌開始,歌唱就幾乎是她的全部。
「我一直都很喜歡唱歌,也唱得不錯。但我從來沒有夢想過要當歌手。只有當同學邀我參加才藝表演時,我才會在全班面前唱歌。若說我有什麼不同,大概就是我一邊演奏一邊唱歌吧。」當惠妮休士頓、瑪麗亞凱莉與席琳狄翁三位天后稱霸全球樂壇時,學生時期的素香聆聽過她們的專輯約有千遍,且從未曾厭倦。
「那真的是充滿樂趣。我每日都聽同一首歌曲,儘管如此,每一次聽都有不同的感受。這些頂尖歌手的專輯就是我的歌唱老師。」

Singer So hyang

我希望與世間萬物和諧共存。

由她演唱現代基督教歌曲開始,唱歌就是一件充滿樂趣的事。失去這種樂趣的想法令她害怕。

「我在紐約朋友的家中暫住了一個月。有一天,我去了費城玩並看到羅斯福總統的一句名言:『我們唯一值得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那一刻,我得到啟示。如果因為恐懼未來而不唱歌,未來我一定會更加後悔。於是,我接受自己歌手的身份,並會盡力去唱。」 當她回到韓國一個月後,《蒙面歌王》製作單位再次與她聯絡,而她終於走出低潮。 要選擇合適的歌曲,並持續練習6週並不容易。過程艱苦且令人疲憊。
「但這是正確的決定。我得以思考研究如何面對公眾、了解音樂之於我的意義,以及如何演唱並傳達歌曲的意涵。」她學會了放鬆及放下。她明白,讓整個人渾身是勁並不是得到最佳表現的唯一方式。「我的新專輯即將推出,在這專輯裡,我嘗試更放鬆的唱法。我並非是指飆高音的歌唱風格不好,蠻多人喜歡那種比較戲劇化的風格,並且可以觸動某些人的情感。但透過新的演譯方式,我可以表現素香的另一種聲線。」
她有一些夢想。首先,她希望做有趣的事。而她長大成人後所做的每件事都很有趣。例如被邀請至匈牙利於世錦賽閉幕禮獻唱,於NBA賽事獻唱美國國歌,讓世人認識韓國歌手、當現代基督教音樂的歌手,並以歌手身份與公眾互動。此外,她也做過很令人驚訝的事—撰寫奇幻小說。她以《Anaxion》為名推出一系列10本小說。她的另一個夢想就是過和諧的生活,所以她的歌不會曲高和寡。她希望透過音樂安慰傷心的人、成為疲倦人的支持依靠,以及掙扎求生存者的微小喜悅亮光。希望她的音樂是如同空氣和光一般的存在,每個人都得以享受。就如她名字本意所指「享受光」,她希望能分享光明。 「我的最後一個夢想與《雪花秀雜誌》的讀者應該很相近。就是希望以平衡的心靈,與世間萬物和諧共存。」